屯上门户网站 文化

第十届茅盾文学奖于昨晚举行颁奖典礼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1-16 09:41:37

10月14日晚,第十届茅盾文学奖颁奖仪式在国家博物馆举行。

图为五名获奖者(从左到右):许陈泽、陈艳、许怀中、梁萧声和李二。

第十届茅盾文学奖

颁奖和获奖感言

世界

[获奖感言]在《人间》中,梁萧声讲述了一代人在伟大历史进程中的奋斗、成长和温暖,塑造了有情、有义、坚韧、善良、正直的中国人形象群体,具有时代、生命和灵魂的史诗品质。他坚持和发扬了现实主义的传统,重申了理想主义的价值。他外表光明磊落,感情深厚,体现了美学与历史、艺术与人的统一。

众所周知,文化在培养人的善良和国家乃至全人类的可持续发展中起着重要的作用。经济决定了人类能做什么,科学技术决定了人类能达到什么样的水平,文化思考应该做什么和不应该做什么。因此,从党中央到国务院,文化建设一直受到特别重视。文学只是文学,它不等于文化,也不等于文化。然而,文学是其他艺术的酵母。“文学”一词解释了这种关系。如果文学艺术与文化内涵分离,文化将很容易成为一种被搁置的知识,结果,它将失去对绝大多数人的吸引力。现在流行的说法是“不接地”。中国文化对影响世界的心灵负有重大责任。正如张载所说:“为天地立心,为活人立命,遵循神圣传统,摒弃学问,为子孙后代开放和平。”这是多么严肃和诚实的信念。中国文化的责任如此之长,难以找到。我们能帮上什么忙?作为一名作家,我经常在60岁以后想起这个问题,我首先想到的是长子文化文学。在我看来,就中国的实际情况而言,文学有责任通过文化影响世界人民。但是人们对文学的需求是多种多样的。文学不能也不应该局限于某个特定的观念。局限于任何一种观念的文学结果必然是一个茧。然而,无论生态文化花园有多么多样化,如果缺少对文化这一沉重使命有一点共同作用的文学,这显然是令人遗憾的。我感到荣幸的是,同时获奖的四位作家,无论比我的前辈年长还是比我的新老朋友年轻,都用自己的作品参与了中国当代文化的“拾遗”。我们的作品风格不同,但文学精神基本相同。

引领风的故事

《引领风的故事》闪耀着英雄、精神、情感和人性的美丽。许怀忠以其非凡的浪漫激情,歌颂了壮丽革命战争背景下生活在山川上的高贵、勇敢、纯真和飞翔,对人与战争、人与自然、人的超越和升华等文学基本主题展开了新的诠释。金戈威德民兵、铁马和诗歌、书籍、仪式和音乐相互增添光彩,轻松自如地举重。

[获奖感言]只是这一次我们才知道茅盾文学奖的字数限制在13万以内。碰巧我的书《风的故事》有13万字。换句话说,如果我再删除一千八百个单词,我将没有足够的合法单词,将不得不退出比赛。一本薄薄的小书不是吹牛。我们刚刚庆祝了新中国成立70周年。如果它与国家建设的发展和个人的文学创作过程相联系,它也能真正引发许多话题。回首往事,我不禁感慨万千。人们的思维很简单,不管个人得失,都热情地奔向最困难的边境线,参加各种建设。那时,我20出头,深入西藏军队和康藏地区。我写了小说《我们播种爱》等等。艺术中没有太多的考虑,但它充满热情,见证了一切都被浪费和繁荣的黄金时代。到1979年,我已经50多岁了。正是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文学实践注入了新的活力。我脑海中各种有形和无形的意识形态烙印都被冲走了。我通过小说《西线轶事》进行了一些新的探索,作为对思想解放运动的回应,我交出了自己的答卷。2014年,经过漫长孤独的创作准备,我开始润色长篇小说《风的故事》。随着改革开放新时代的到来,我们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像一艘大船,随风而逝。作为一个退休的老人,我们也受到极大的鼓励和鼓舞。我的身心愉快,充满活力。我完全放开我的胳膊和腿,尽力做最后一搏。夕阳的工作终于让我应付下来,还湿淋淋的。口角之后,穿梭机里所有的子弹都射出去了。继续拍摄,更换备用弹药筒,留给我有限的时间,甚至为时已晚。也许我们将来可以选一些短篇小说来延续《领导风的故事》未完成的意义。此时此刻,我不得不向人民文学杂志和人民文学出版社的领导和负责任的编辑们表示衷心的感谢。这两个编辑部毫不犹豫地匆忙完成了这项工作。感谢彼此认识或不认识的读者,我愿意接受我已故的礼物。当然,我必须感谢我的老太太于增祥。我的家庭是我强大的后方,没有后方总动员的全力支持,我无法打这场仗。

“北方”

[颁奖典礼]在《朝北》中,许陈泽以杰出的叙事技巧描绘了大运河的《清明上河图》。在一百多年的沧桑变迁中,运河两岸的城市和人群、喜怒哀乐和梦想一个接一个地展开,最终融入中国精神的深处和遥远。中国人民的传统品质和与时俱进的现代意识在21世纪的新世界视野中围绕着作为国家生活重要标志的大运河被重新发现和展示。

[获奖感言]因为一条有2500年历史的河流,《向北走》获得了茅盾文学奖。作为作者,我感到荣幸和鼓舞。写了22年的书,我一直在感谢这条河。感谢的方式是一个接一个地写与这条河有关的作品,这是我小说最忠实可靠的背景。我在河边住了很多年了。这些年被河里的水蒸气覆盖,已经成为我写作的最重要的资源。河里总是有好的食谱。这条河不仅是京杭大运河,也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所有河流的总和。二三十年前,我的生活从一条河变成了另一条河。这条河是我整个童年和青年时期的天堂。河流不仅是我们最亲密的玩伴,也是我们了解和想象世界的方式。我凝视着波浪和漩涡,想象它们在辽阔的土地上奔跑。他们去哪里,我想象中的世界就去哪里。就他们而言,我想象的世界可能和我的一样大。几年后,我曾经住在京杭大运河边。无论是规模、功能、景观,甚至是河流的精华,都可以称之为我所见过的河流的总和,是我生命的总和。在20多年的写作中,我的小说背景在这条大河上来回移动,在纸上开辟了一个新世界。世界在我的想象中展开,就像运河边的布。它也给了我想象世界的另一个维度,即时间。时间是历史、文化或逐一解决问题的真理。它和空间一起支持探索世界奥秘的坐标。在时空交错的坐标中寻找一条河流,我相信我看到了一个复杂而广阔的世界。这条河贯穿南北,凝视一条河实际上是在仰望一个辽阔而古老的中国。这个世界向我展示了一条河的长度和结构。水汤,上游。多亏了这条古老的河流,这次它给我带来了“北方”。如果这部小说确实提供了一些新鲜的品质,这是对我更大的肯定和鼓励,也是获得这个以茅盾先生命名的文学奖的沉重责任。

主角

[获奖感言]在《主角》中,阿沁歌剧艺术家近半个世纪的命运反映了广阔的社会现实。许多生动的人物融合成一部声音与命运的戏剧,展现了伟大时代的放风筝和中华民族不断自我完善的精神。陈艳继承了古典叙事传统和现实主义文学传统,树立了中坚力量,并努力加以阐释。他在巨大的欢乐、巨大的悲伤和无尽的变化中展示了他对民间生活、精神和美学的精湛掌握。

[获奖感言]自从我17岁发表第一部作品以来,我已经在文学和戏剧文学的道路上跋涉了40年。这个奖项是对我40年奋斗的肯定。它让我充满激情和快乐,以及焦虑和情感。我从散文和小说写作开始,中途转向戏剧文学,最后回到小说写作。今天我突然回头,感受到了沧桑和喜悦。20世纪80年代,在我出生的香山的一个小县城镇安,掀起了一股文学浪潮。几乎所有的年轻人都梦想着热门文学。就在那时,我被骗了。40年来,我从未停止测量和测量人性和生命的温度。我要感谢我的戏剧,经历了我几十年的中国戏剧,以及几十年来深深融入他们生活的文艺团体。我在那里当编剧,从事管理,更重要的是,经历了一种下沉的生活方式。当我最终写下《主角》时,这给了我一种流畅和滔滔不绝的感觉。我不用做作业就能轻松完成。当我写他们的时候,我总觉得自己是他们中的一员。我个人的写作经历一再警告我,我必须写下最熟悉的生活和我无法停止的生活记忆。这是最可靠的。“主角”不是戏剧小舞台上的专业主角,而是充满社会大舞台演变的各种各样的人。我们都是社会的主角和配角。符号和隐喻不需要刻意去寻找。他们总是让飞机场景在我们看不到的生活中变得壮丽而自然。秦腔作为中国传统文化,千年历史本身包含了经济和社会的方方面面。当它面临一百年来前所未有的变化时,它自然会产生前所未有的震动、痛苦、坚持和转变。舞台上的主角值得成为主角,因为他能坚持别人不能坚持的东西,创造别人不能创造的东西。主角不仅是个人生活的高度,也是以社会生活的价值来衡量的温度、厚度和宽度。我要感谢陕西厚重的土壤,它孕育了厚重而博大的秦文化,也孕育了一批坚持不懈的作家。我是一个来自那个国家的作家。面对前圣贤,我们不得不害怕他们的高度,尽最大努力接过他们的衣钵,继续前进。

吴颖兄弟

《吴颖雄》复杂而深刻,形成了传统与现代、生活与知识、经验与思想、理性与抒情、严肃与欢乐的原创小说景观。它展示了用新的叙事语法试图把握广阔现实的探索精神。李洱对知识分子精神状态的审视反映了他对家庭和国家的深厚感情,最终指向对中国优秀文明传统的认可和尊重,指向绅士的高尚和真实精神。

文学倾向于描述那些珍贵的时刻:它凝聚了深厚的情感,包含了勇气、责任和保护,同时也意味着一些陡峭的风景。作者和有经验的读者经常被这感动。除了与读者分享这一刻,作者还必须真诚感谢命运让他遇见这一刻。第十届茅盾文学奖的评委们将如此重要的奖项授予了吴颖兄弟,这无疑让我回到了那个珍贵的时刻,给了我感谢命运恩赐的机会。2005年春天,当我开始写《英雄》时,我没有意识到要花13年的时间。在过去的13年里,我们生活的世界发生了太多的变化。我们与传统文化的关系以及我们与各种知识的关系在不断变化。所有这些变化构成了一个新的现实,这既是对作家的呼唤,也是对作家的挑战。植根于中国文学伟大传统的作家必须以自己的方式对此做出回应。对我个人来说,这种反应的结果就是这个“吴颖熊”。在这本书里,我写了一些人和事。他们住在我们身边,他们的关系经常带来复杂的感情。他们中的杰出人物都试图通过自己的活动为我们的未来开辟新的道路。他们强烈的家庭和国家感情使他们的行为像寓言,像历史传记中的一章。谢谢,评委们。请允许我把你的勇气、责任和保护视为对中国文学的美好祝愿。谢谢各位嘉宾。让我们带着这个美好的祝愿一起见证中国文学的壮丽景色。在此,我还要感谢人民文学出版社和《收获》杂志。你对作家的支持和帮助一直是当代文学史上最感人的一章。

资料来源:《文怡报》,1949年

版权属于原作者。

声明:转载本文是为了传递更多信息。如果源标签有错误或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使用所有权证书联系我们的网站。我们将及时更正和删除它们。谢谢你。

11选5购买 江西快3开奖结果 快乐8

责任编辑:admin   本站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相关阅读
热新闻

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推荐
热门